小魔仙事件薄(王喻/壹)

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要说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大概是我的导师。


我是学医的,我们学校有各种各样的导师,但是我这个有点不同凡响。
我的导师,姓王名杰希。气质高冷的,性格稳重的,表情禁欲的,身材健美的,眼睛不对称的,而最重要的一点,治病手法是令人向往的。举个例子,病人推进我导师的手术室,进去快要断气的,出来活蹦乱跳的。

所以本校学生赐我导师江湖名号:魔术师。

可我总觉得我神医导师说话神棍的。记得有次系花找老师,春风满面好像要表白了,所以我跑出去上了个厕所。等我从厕所回来系花含泪跑了出去。我当时心想我的导师果然正直的,一定以老师和学生是不可能的义正严辞的拒绝了她。然而等我蹭过去问王导,我的老师用他大一点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说:“我的芦荟不喜欢她。”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所以我私底下给我老师取了个好听的升级版名号:小魔仙。

 

除了我们学校的,经常会有需要接触医学方面的来找王导咨询。其中一个姓黄的警察给我印象深刻。他每次待在我们实验室,我觉得尸体的脑子里一定都是他话语的回音。

这位黄先生咨询关于尸体死亡时间的时候比较多,不过有次我从刚回实验室就听到他指着尸体,对我导师说:“老王这妹子波那么大,没人的时候你会不会嘿嘿嘿…”

我默默的退了出去,不是很懂现在的警察叔叔呢。

 

之后的两个星期导师以猥亵尸体的名义驱逐出了我们的实验室。

直到有天黄先生带了一位同事喻先生一起登门。导师客气的接待了喻先生,把黄先生关在了门外。

喻先生介绍自己是黄警官的同事,叫做喻文州,主要是来咨询一下上次送来的那具女尸的具体死亡时间。

“这具尸体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王导翻着资料里女尸的那页问,“黄少天因为这个在这里晃了几天了。”

我有点好奇的凑上去看报告,那是一个蛮漂亮的女孩子,可是如果放在人堆里我绝对认不出她来。她是前天推进来的,胸口上插着匕首,刺中了心脏一刀毙命,死亡时间是下午五点左右,死亡地点在郊外的一个马场,非常偏僻。

我仔细看着资料,并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我记得一开始还有师兄感慨说不定又是病娇情杀,本来打算杀了出轨的男人,结果被反手一下……我给了我师兄一个白眼,师兄尴尬一笑把布盖上了。

“是这样的,”喻先生停顿了一下,“有监控录到这个女孩儿晚上在一个夜店路过过。”

王导皱了皱眉头,我则感觉有点懵,问道:“是不是只是长得很像?”

喻先生没有回答,只是接过王导手中的资料翻了一下,指了一下后颈被遮了一半的胎记,还有左额头上撩开头发下面的小痣等细节。我瞬间觉得皮肤有点发麻,那确实是同一个人,脱口而出:“可是她五点就被……“

喻先生点了点头,看了看王导,王导抱着双臂,道:“尸检没有问题,也就是说,她五点就已经死了。“

“可是她九点左右却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还证明了她们是同一个人,”喻先生也抱着双臂道,头微微转了转,“这芦荟不错。”

“嗯?是吧,实验室里空气对植物不是很友好,长成这样已经不错了,”王导挑了挑眉,“所以,不是录像有问题,就得证明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我听得有点发愣,这两个完全不相关的话题怎么就连在一块儿说了?王导为什么毫不惊讶?

“或者说,或许证明她们两个是不是一个人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想要掩盖什么,“喻先生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实验室比较阴,养一些比较阴寒的植物或许还行?“

“不管养什么实验室的空气都不怎么样,下次或许试试仙人掌,”王导摸了摸芦荟叶子,“我感觉,如果你找出了证明他们不是一个人,就知道了想要掩盖什么。”

“那到底还是要证明她们不是一个人吧?录像有问题吗?”我问道。脑子里还是有点乱,养仙人掌?不行啊养得活吗沙漠植物啊,而且实验室是不是该买空气净化器了?要不要喷点清香?

 “你今天不是有课吗?还不去?”忽然王导对我说。

我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有课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忘了?我给两个人道了再见就跑出去了。

 

然后我发现我的王导是个大屁眼子,我根本没有课。想想他们之间诡异的气氛和我导师驱赶我的意思,我忽然觉得有点因确斯挺。不过现在再跑回去也不好,所以只好跑去图书馆了,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调戏周校草。

等我快到饭点的时候跑回实验室,发现导师刚刚送喻先生出门,我的导师笑容是灿烂的,比上次我输给他一个月可乐的笑容还要灿烂。

等喻先生消失在拐角,我暗搓搓的跑上前去:“师傅你们才聊完吗?命案那么复杂?聊了那么久?”

我的导师看了我一眼:“不复杂,聊了点别的,不知不觉那么晚。”

“哇,”我故作惊讶道,“师傅高冷如你什么时候跟陌生人那么能聊了,难道你们一见钟情了嘿嘿嘿。”

然后我也被驱逐了。

目瞪口呆,我干什么了?

 

等我解禁回到实验室,明显能感觉我的导师心情不是很好。

但我心里也挠的慌,好奇的问我的导师:“师傅啊,上次那个已经死了的女人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的谜题解决了吗?”

王导那个时候正在切脑子,头也不抬道:“他们还在继续调查。”

“那那个录像是假的吗?”我问。

“你觉得呢?”

“假的,”我坚定不移的道,“尸体不会骗人。“

王导这个时候抬起了头,挑了挑眉, “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然后赞许的看了我一眼,”学得我几分本事了。“

我开心的嘿嘿嘿了一下,然后好奇的问道:“警察不相信?”

王导刚刚有点起色的脸忽然又面无表情了,然后点了点头,低下头去把脑子剁成了猪肉脯。

我心想,一定是命案搞得我导师心情不爽,于是贴心如我开口想要转移我导师的注意力。

“师傅啊好久没看到黄警官啦。”

“大概忙吧。”

“那喻警官后来有来吗?”

我的导师听到这个名字抬起了头,然后皱了一下眉,语气不是很好,道:“没,大概忙吧。”

“师傅你的语气像怨妇一样嘿嘿嘿。”我嘲笑道。

然后我又被驱逐了。

宝宝委屈,宝宝有苦说不出。


评论(9)
热度(306)
© 空山独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