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奶妈爱上我(叁)

这篇文章从本来的三千字短篇,爆字数快两万了。

这种日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给这个文章取了个精致短小的TAG名,叫霸奶爱

 

 

王杰希发现方士谦有意无意的躲他,起码有半个月了。

王杰希也找方士谦问过,但是方士谦的一句“跟你屁事儿没有就是我自己脑子被屎糊了”让王杰希琢磨了好多天。

琢磨了好久的王杰希得出一个结论,方士谦可能真的只是脑子被屎糊了。

 

然而,复升早已看穿这一切。

他语重心长的对方士谦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时间飞逝人生苦短。所谓生要如夏花之绚烂死要如秋叶之静美,为何不趁着年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呢,你想想,你们……”

方士谦抬起吃泡面的脸立刻打断道:“老邓你能不要酸我了吗?我刚刚吃的方便面都要吐出来了。”

“我可是好心再帮你,”邓复升痛心疾首的道,“你就打算这样放弃吗?什么都不做?如果你不是一厢情愿就这样错过吗?”

方士谦头也不抬,继续吃着面。

邓复升左劝右劝见方士谦都没有反应,有点生气的道:“你还是不是男人?要不要那么怂?”

没想到这句话刺激了一下方士谦,他忽然停下叉子,一脸认真的站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是爷们儿就该大胆地上!我现在就去上了王杰希!“

 

方士谦在王杰希的门前抓耳挠腮,刚刚的勇气全部都被最后他吃的那口面咽下去了。

结果就见王杰希从走廊拐角过来了,正好和即将撞墙的方士谦相遇了。

“正好士谦,我找你有……”

王杰希还没说完,咚的一声就被方士谦推到了墙上。

“王杰希。”方士谦一只手撑在王杰希的耳边,认真的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也不由得严肃的盯着他的眼睛。

……半晌。

……好久之后。

“……你要我等多久?”王杰希不耐烦的问。

“咳,那个杰希,我想吃老坛酸菜的,你那儿有吗?”

 

于是方士谦现在坐在王杰希的宿舍里端着碗盯着里面的老坛酸菜泡面,他真的一点都不饿。而王杰希端正的坐在他的对面,盯着他。

“那个杰希你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说吗?”方士谦赶紧转移话题,用叉子在方便面里搅了几下,艰难的吃了起来。

“是这样的,经理问我们是不是关系出了什么问题。”王杰希道。

方士谦立刻被呛到了,咳咳咳咳个不停。

“大家都觉得最近我们两个关系破裂了,变得有些小心翼翼,这样对大家的团结都不好。”

“如果你对我有什么意见,我们现在就来解决一下?”

方士谦连忙摆手,忙说:“没有没有,我向组织保证!我对你绝对没有意见!我就是……就是……”

 “我就是……”

“你就是什么?”王杰希问。

“我就是……喜欢你……键盘很久了能送我吗!!!”

王杰希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可以啊。”

 

方士谦抱着王杰希的键盘站在王杰希的门外欲哭无泪。

不过从此之后方士谦和王杰希相处模式回到了之前的样子,大家都放下了悬起来的一颗心,包括王杰希。

 

第六赛季微草依然气势凶猛,一口气冲进了季后赛,很多人都很看好微草拿下他们的第二冠。

然而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是,蓝雨夺冠了。

事后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感觉,就是下了好多天的东西还剩百分之一的时候系统崩溃了。

 

王杰希静静地坐在比赛席里,看着自己的账号卡。

这种难受又憋屈想哭又想揍人的心情让王杰希很不适应,他向来理智,但是在那平静的外表下又有着怎样的波涛汹涌只有王杰希自己知道。或许还有方士谦吧?这个时候他忽然有点想看看方士谦的表情,他在这种时刻会说什么?这个傻逼大概只是想着明年再来报仇吧?

王杰希站起身来,他走出门来,很多队员都在不甘心的哭泣,看到他之后哭的更厉害。

王杰希没有见到方士谦,他一惊,飞快的跑去方士谦的比赛席。

他打开门,看到方士谦还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转着自己的账号卡。看到他进来方士谦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眼神非常复杂。

王杰希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他从没想过方士谦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忽然很想念他神经病的样子。

方士谦好像想说什么。

结果他把头转了回去,慢慢抬起手,然后捂着脸道:“我把刚刚想好的经典台词忘了。“

“……“

王杰希不受控制的笑了起来。

方士谦一回头,看到队长居然在笑,吓得差点把账号卡掰断。

 “这个时候应该说,明年,他们将是我们的手下败将。“王杰希说。

方士谦听到之后眨了几下眼睛,上前一步抱了一下他的队长,在他耳边说:“没错,明年把他们虐的叫爷爷。“

 

微草队员在夏休期似乎都打算卧薪尝胆,都在加练加练加练。

王杰希好像更严肃了,除了面无表情其他表情再想看到似乎很难了。他经常会跑到新生训练营里认真的观察着每一个有潜力的孩子。方士谦这个时候就有一种感觉,就是王杰希在掏空自己献给微草。每次看到王杰希的时候方士谦都觉得自己仿佛在王杰希的背上看到他背着雷峰塔。

方士谦感触很深,他除了心疼王杰希还能够感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后来王杰希看到了天才高英杰,方士谦很多时候也会跟着他一起去训练营,里面有个叫袁柏青的孩子跟他混的特别熟。方士谦也看到袁柏青的潜力,毫不犹豫的指导他。换句话说,就是传授他毕生所学。

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气氛都非常压抑,方士谦有些受不了,晚上的时候拉着王杰希要出去吃烧烤。

王杰希在这种地方是绝对拧不过方士谦的,被拖着就出去了。

“来来杰希随便吃!我请客!”方士谦点了一大堆东西,豪迈的道。

“我买单?”

“不愧是杰希!太聪明了!”方士谦赞许的点了点头,递了一串牛肉,“吃吃吃!不吃浪费!”

王杰希自然不客气,自己掏钱呢。

在吃的期间,方士谦搜肠刮肚的讲些八卦。什么吴雪峰没出息爱上了叶秋结果人叶秋有妹子,所以他才出国了。什么魏琛退役不是因为被喻文州赢了而是他跟喻文州有一腿结果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了给他戴了顶乌青的绿帽。什么郭明宇欠了好多人钱不还是因为他已经去农村小学支教了。

王杰希知道他的这些消息百分之百都是扯淡,但是还是问道:

“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支教?”

“怎么没有!”方士谦吃着藕片咔嚓响,“有个小道消息说,郭明宇其实是他的艺名,他真名叫郭墩墩。“

“……“王杰希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墩墩这个名字,干脆啃起了鸡翅。

“话说联盟少有的脱团狗,方明华又在微博上晒什么老婆亲手做的饭!”方士谦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

“有一段稳固的感情,不影响战队工作和情绪,这是好事吧,”王杰希道,“很多人在退役之后才找女友倒也是同样的效果。”

方士谦一瞬间露出了很恍惚的表情,王杰希还以为是错觉,因为他很快露出欠揍的表情又道:“杰希呢?打算退役了再找吗?“

“随缘吧,男人女人倒也没什么区别。“

方士谦强压了一下喜悦,想平常一样露出了doge的表情,然后道:“原来你是喜欢花少年的干活?“

“情感上的事理智无法把握,所以如果喜欢的人是男人也没办法吧。“王杰希倒是很淡定的道。

“哲学家啊,“方士谦感叹了一下,抢过了王杰希手里的火腿肠。

王杰希脸一沉,把火腿肠抢了回来咬了一口:“你呢?“

“有句话说得好,若爱恋,不如自恋,“说着方士谦还唱了起来,”我宁愿~化作水仙~“

“……”

 

最后结账的时候,还是一人付了一半。

两个人沿着街道走回微草俱乐部。

大夏天的北京热的,即使在傍晚的时候,方士谦依然想裸奔。

他侧过头,虽然王杰希一言不发,但是表情似乎放松了许多。两个人回到微草俱乐部的大门口,室内的凉爽让方士谦虎躯一震。他立刻勾上王杰希的肩:“杰希,下次咱们去吃烤鸭呗。”

王杰希忽然停下脚步道:“对了,我记得四年前你还欠我一顿烤鸭。“

方士谦暗骂自己简直就是傻逼,哪壶不开提哪壶。

“王杰希!”他忽然停下脚步,很严肃的叫道,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王杰希被他吓了一跳,也很快认真的看着他。

“唉哟好痛……”但是下一刻方士谦就抱着大腿呼天喊地起来。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往自己宿舍走。

这个人要是严肃的起来就有鬼了。

 

第七赛季,微草有着千军万马踏破红尘的气势。从常规赛开始领跑,然后以常规赛第一名的好成绩进入了季后赛。

微草的新秀刘小别和袁柏青,前者天赋好但是尚未成熟,后者则比较平凡了。不过这些孩子还很年轻,王杰希这样想。

而他回过头,发现方士谦用一种惆怅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账号卡。他把头撇开,觉得心里五味陈杂,不想去多想。

 

季后赛打的非常激烈。微草一路冲进决赛,又遇到了百花。

方士谦为张佳乐惋惜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给自家队伍刷血。

最后,微草在激烈的团队赛站到了最后。

领奖的时候,王杰希转过头看了看方士谦,方士谦正好也转过头,冲他眨了眨眼睛。

 

 

 
评论(3)
热度(219)
© 空山独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