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万圣节捣蛋

万圣节战队的所有人都在荣耀上做活动呢哪儿来的真人play。

 

 

 

 

 

如果全文只有上面那句话我估计会被拖到河边被乱棍打出翔。但是事情是这样的,在万圣节活动通宵之后的第二天,各个战队开始了各个战队自己的活动。

 

 

兴欣战队内。

 

整个兴欣训练室都很安静。

 

房间的灯光只剩下了魏琛前面的电脑。他带着耳机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此时屏幕上的迎风布阵一个人无聊的在副本里扫荡。几个技能下去小怪就没有了。正当他要遭遇第一个Boss的时候,忽然觉得耳机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魏琛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有去管那声音。后来觉得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于是回过头去,结果发现不远处门口,从昏暗中可以看到站着一个带着鬼的面具的人。

 

“切,就你这样还想吓我。”魏琛藐视的对带着鬼面具的人说。

 

远处的人听到之后取下了鬼面具,露出了一张方锐的脸,神色还蛮无奈。

 

然后魏琛不再理他,一回头,通过电脑光,看到了一张放大的鬼脸。鬼脸离他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带着阴森森的微笑,红唇边似乎有些血,眼睛是纯黑的,皮肤白的近乎透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魏琛大叫着急忙往后退了一步,结果被椅子绊倒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后面的方锐笑的捂住了肚子。

 

魏琛刚刚看到的鬼脸,此时把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了叶修的脸。

 

“怎么样老魏,让我看看尿裤子没!“叶修蹲下来对魏琛笑道。

 

“靠!!!”魏琛摸着心脏好不容易缓过气来,“滚滚滚!!!”

 

猥琐三人组,受伤的永远是老魏(不

 

 

 

轮回战队内。

 

孙翔是全神贯注的做着训练,等他训练完发现整个训练室正剩下他一个人。他收好自己的账号卡,站起来关了电脑,关了灯就往宿舍走。

 

一路上,不知道是孙翔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灯光不太亮,走廊比平时昏暗很多。

 

孙翔没多想,走到自己的宿舍门口,用钥匙打开门。

 

门里面一片漆黑,孙翔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在墙左边的开关。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他摸到了一个很凉很凉的东西,却又感觉抹到了有些粗糙的皮肤,很像……一只手。

 

孙翔想到这个的时候把手猛地缩回来了,他忽然想到了白天江波涛说的话。江波涛提到过,十月最后几天,是最阴的时候,所有的鬼怪都爱在这天出来活动,白天还好,晚上更甚,有的时候人还会感知到他们的存在,所以才定这天为万圣节。

 

虽然孙翔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但是刚刚摸到的又是什么?这次孙翔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开灯,他想,如果这次还摸到奇怪的东西,他就去找江波涛。

 

他小心翼翼的把手往记忆中的开关的地方伸去,这次摸到了熟悉的开关。他心里想着果然是错觉,然后打开了灯。

 

一双红色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孙翔,眼睛的下面是一张血红的嘴唇,嘴唇大概有整个脸那么长。而它黑色的长发几乎要碰到孙翔的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翔吓得猛地一踹前面,然后靠到了墙上。

 

前面的被他一踹就踹到了地上,从他披的白色床单中可以看到轮回的队服。

 

“我靠!你个二翔怎么能对鬼如此不礼貌呢!痛死我了!!!“一个孙翔熟悉的声音冲他吼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时候吴启,江波涛,周泽楷和吕泊远都从他的房间各个地方钻出来。

 

孙翔愣住了,花了三秒来肯定他被他的队友们耍了。他愤怒的上前揪住了地上的杜明:“靠!你们耍我!看我不揍你!!”

 

大家一看真的要打起来了,忙兵荒马乱的来拉人。

 

“孙翔大大息怒!不过跟你开个玩笑!“

 

“二翔你快住手!脱他裤子干什么!!!“

 

“是谁说要整孙翔的!?“

 

“我。“

 

“队长我错了!!!我活该被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加油,这张孙翔吓得要尿裤子的照片我要去打出来放到墙壁上挂着了!”

 

“你敢!”

 

“我也要!”

 

“还有我!”

 

“我也。”

 

“周泽楷你凑什么热闹!!!”

 

今天的轮回,也鸡飞狗跳呢。

 

 

 

微草战队内。

 

“队长队长!今天万圣节呢!”训练结束之后,柳非带有活力的声音响起,“队长我们一起玩点什么吧!”

 

正在关电脑的王杰希抬起头来,发现他的队友们都用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他笑了一下,然后道:“好啊,那我们去战队休息室吧!“

 

等大家都来到战队休息室,找好位置坐好,大家就开始提议说要讲鬼故事。

 

“有女孩子在这里,吓到了不好吧?“刘小别道。

 

“不会!“袁柏青走到门口关了大灯,屋内就只有王杰希坐的沙发旁边的一盏台灯是亮的,“我们的柳非胆子肯定比你大的多!记得上次我们一起去游乐园……”

 

“好了你不用说了!!!”刘小别猛地打断他,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让大家都知道呢。

 

“那谁先来讲呢?”许斌问道。

 

“我先来吧。”王杰希开口道,大家立刻做好洗耳恭听的准备。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王杰希道,“一对爷孙儿经常坐公交车回家。这天,他们因为一些事儿耽搁了,好不容易赶上了末班车。与他们一同上车的还有一个妇人,这个妇人很喜欢这个小孩子,便同他们搭话。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小孩子忽然,哭了起来。”

 

王杰希适时的在这里顿了一下,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等着下文。

 

“小孩子哭的很凶,爷爷和妇人怎么哄都没有用。小孩子哭着喊着说,要下车。爷爷没有办法,只好准备带孩子下车。可是孩子还是继续哭,说要妇人也跟他们一起下车。最后两个大人拿这个孩子没办法,只好下车了。因为是末班车的关系,所以他们只能走回家了。爷爷在回家后,就问孩子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下车。孩子便说,车上的人,都没有头。“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小别哆嗦了一下。

 

“第二天,爷爷看报纸的时候,发现他们之前上的那公交车失事了。爷爷对孙儿道,幸好我们下来了。这个时候,小孩子把头转过来,眼睛泛着绿光,笑着道,爷爷,你也没有头。他爷爷的头便掉了下,死了。”

 

一瞬间房间很安静。

 

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冲了进来大叫到:“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房间里的人大部分都尖叫了起来。

 

直到那个身影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太好玩了!我这辈子从来没吓人那么成功过!我圆梦了!!!队长谢谢你给我提供这样的机会!!!”周桦柏笑的直不起腰。

 

“你小子去哪里了?!“许斌顺了口气,问道,“你跟队长串通好的?”

 

“没有啊!”周桦柏把手里的杯子放了下来,“我想喝水就去接水了啊,找你们半天还以为你们要整我。刚刚路过就听到队长说什么死了,这个时候不就应该冲进来吓人吗!”

 

“我靠!!!!看我不揍你!!“刘小别把抱在怀里的沙发枕头朝周桦柏丢去。

 

高英杰朝旁边看了一眼自己的队长。

 

王杰希正带着微笑,端起了旁边泡的茶。

 

 

 

蓝雨战队内。

 

“哼!我就知道今天这些没有爱的队友要吓我!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黄少天恶狠狠的对着电脑道,因为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训练室里面只剩下了他一个。

 

黄少天关了电脑和训练室的灯,来到了走廊上。刚刚走到走廊上就觉得不太对,走廊没有开大灯,而是开的安全通道的应急灯,泛着绿色的光,看着有些渗人。

 

黄少天……

 

从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很小的声音,但是黄少天听出了是再叫他的名字。

 

“呵呵呵呵!你们敢不敢有点创意!这样模仿鬼声根本就不像!有本事你出来我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吓人的鬼声!叫我的名字算什么事怎么不说点什么你会死啊你已经被诅咒了啊之类的!”黄少天冲着前面吼着。

 

黄少天转过头,看到墙上留下了红色的液体。

 

“你们买的血浆也太假了吧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你们以后不要贪便宜货我跟你说,买高档点的还有点效果,你看我现在还以为我看到了番茄酱从墙上流了下来!“黄少天又道,虽然他的声音有点抖。

 

忽然从前面刮来了一道强风,一个身着白衣头发很长的东西滑到了黄少天的跟前。

 

“别闹了这东西一点都不像贞子好吗头发太短了,话说是谁买的假发啊以后你是准备带吗还是准备退了?不过我们蓝雨没有妹子你要是想要假扮妹子我相信战队的很多人都会很乐意的!”黄少天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吐槽了一大堆话。

 

这个时候,走廊的灯打开了,宋晓,郑轩和卢瀚文来到了黄少天的面前。

 

“哎,果然吓不到黄少,压力山大啊。”郑轩一开口就是口头禅,表情甚是无奈。

 

“就是!”卢瀚文跑上前去把“贞子”拖回来,“少天前辈好厉害!”

 

“我们应该多考虑一点方法吓人了!”宋晓挠了挠耳朵道。

 

“我说你们啊下次我给你们出主意,我跟你说我这里有很多主意的哦虽然是魏老大那里传来的但是我有改良下次我们去吓其他战队的绝对能够笑死人!所以说你们想要吓我,太嫩了一点啊!好了好了那么晚了你们把东西收拾好就去睡觉吧我很困了明天还要早起我去睡觉了!晚安!”黄少天得意洋洋的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转过身去。

 

一个脸出现在黄少天的视线里,一个眼球挂在脸上,另一个眼睛是纯白的,皮肤是青色的,有些地方有着红色的伤痕,没有嘴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尖叫的倒到了地上。

 

喻文州笑着拿下了面具:“我们这样是不是太狠了?“

 

“没事没事!“宋晓笑的东倒西歪,”如果是队长黄少就不会很生气了!他敢冲你发脾气吗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虽然很好笑,可是……我们不能就把黄少搁在这儿吧?”郑轩说。

 

“抬回去吧!“

 

卢瀚文默默地为黄少天点了一根蜡烛。

 

 

 

霸图战队内。

 

张佳乐躺在宿舍床上无聊的玩着手机,厕所里的水声掩盖了手机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林敬言拿着眼镜走了出来。

 

张佳乐这时收了手机,坐起身来,对林敬言道:“老林今天可是万圣节!一点节日的气氛都没有啊!想想曾经我和大孙,万圣节的时候总是扮成鬼出去捉弄队友可好玩了!”

 

“哈哈哈,这倒是跟我印象中的孙哲平不太一样,”林敬言把眼镜放到了写字台上面,“我倒是和方锐和其他队友一起讲鬼故事,方锐也很喜欢去吓人。”

 

“哎,今年真是无聊啊。”张佳乐感叹了一句。

 

林敬言观察了一下张佳乐的表情,心里大感不妙,然后问道:“怎么?今年你想吓韩队和张新杰?”

 

张佳乐露出一个还是老林懂我的表情,冲他勾了勾指头。

 

他和老林商量好之后就打算出门了,张佳乐找了一块儿自己的白色床单,然后把自己赞助商送给自己的胭脂拿了出来。他让林敬言坐下来,把他涂得惨不忍睹,然后给他披上了白色的床单。

 

张佳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忽视掉林敬言的苦瓜脸,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道:“我去吸引老韩张新杰注意力,你在出其不意的什么钻出来!对对,我还得去吧走廊的灯关了。”

 

两人计划好之后,走出了房间。

 

张佳乐按照计划行事,先去把走廊的灯关掉了,然后偷偷摸摸的来到了训练室,按照他的猜测老韩和张新杰都还在里面。他猫着腰来到唯一还开着灯的训练室,他在门口张望了半天,没有看到韩文清或者张新杰的身影。

 

咦,张佳乐挠了挠自己的脖子,怎么会不在呢?他想看的更清楚,于是走了进去,里面确实没有人。他觉得非常奇怪,一般来讲张新杰或者韩文清如果回房间,一定是会把训练室的门关好灯也关好的,难不成上厕所去了?

 

张佳乐思考了一下,他退出训练室,来到角落轻声道:“老林,计划有变,我们去他们宿舍门口堵他们!”

 

没有回答。

 

“老林?”张佳乐很奇怪,探过头去,发现林敬言没有在那里。

 

咦,老林去哪儿了?张佳乐一头雾水,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从身后闪过。

 

“我靠!”张佳乐被吓了一下,骂出了声,“老林你搞什么呢!”

 

他往刚刚闪过的地方走去,什么都没看到。

 

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打算回训练室看看老韩张新杰回来没有。他回到训练室,里面依然如同他刚刚离开的时候一样。张佳乐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走廊。

 

“张佳乐……“忽然一个极其小声的声音从走廊的另一头传来。

 

张佳乐哆嗦了一下,准备过去看看是不是老林跟他开玩笑。

 

“呵呵呵呵呵……”忽然从他的背后又传来了一阵邪魅的笑声,让他有点毛骨悚然。

 

“靠,老林我不管你了我回去了!”说着张佳乐转身就往宿舍的方向走。

 

然后他在走廊转角的地方,看到了一个身影,泛着红色的光芒,头发长的遮住了眼睛。在墙上还有一只红色的手,手指长的不可思议,皮肤全部卷起来帖在了骨头上。

 

张佳乐看到之后觉得自己血液都凝固了,他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后面退去。忽然觉得他撞到了什么东西。

 

他回过头去,一张可怕的脸泛着白光眼神严峻的看着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张佳乐往旁边的墙退去,“鬼……鬼啊!“

 

等等……张佳乐看着泛着白光的脸,有些眼熟……恩……这鬼长得好像韩文清啊……

 

“队长?!”

 

“新杰说你百分之百要扮鬼吓我们,果然没错。”韩文清这么说,把刚刚用来打光的手机收了起来。

 

他这么做的同时,走廊上的灯光亮了起来。张新杰从角落走出来,手里还提着长长的假发,跟在他身后的是一脸苦笑的林敬言。

 

“老林你出卖我!”张佳乐一脸不高兴道,“张新杰你也不厚道!居然算计我!“

 

“我被副队抓了个现行,没来得及通知你。“林敬言不好意思的道。

 

“话说你哪儿来的道具啊?还假发?”张佳乐问张新杰。

 

“以前战队活动的时候装饰用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副计划通了的表情。

 

“我靠!吓死我了知道吗!“张佳乐道,”话说你的那个逼真的假手去哪儿了?“

 

“手?“张新杰皱了一下眉头,”什么手?“

 

“啊?“张佳乐刚刚放松下来的心猛地觉得拔凉拔凉的,”就是红色的手,很长的手指还有皮肤就像80岁的!“

 

“我没有啊,我只拿了一个假发。“张新杰抬了抬手上的假发道。

 

“也许你当时太害怕看眼花了。“旁边的韩文清道。

 

“是啊,我们回宿舍吧!明天还要早起训练呢。”林敬言笑道,用手搂住了张新杰和张佳乐的肩膀。

 

四个人往宿舍走去。

 

张佳乐总觉得哪里不对。

 

 

 

 

 

蓝雨战队的梗借鉴于生活大爆炸。

微草战队的梗是真事,而那个周桦柏就是我

最后的霸图的故事……嘻嘻_(:зゝ∠)_

祝各位万圣节快乐呀Happy Halloween~

 

评论(17)
热度(388)
© 空山独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