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情我愿(喻黄/短篇完)

*这是两年前别人约的稿,今天整理文件的时候才发现我把它彻底遗忘了……

*4000+字,写的时候不记得什么心态了,自己现在再看修改之后发现甜的把自己虐了……啊老王什么时候驾着扫把娶我

*文风不出意外的浪漫不过三秒



A.


喻文州侧过头去看了看黄少天,他正眯着眼靠在椅子上感受着风吹。


彼时两个人坐在旅游大巴的上层,头顶着蓝天白云,感受着海上的风,在旧金山模型版的小房子之间穿梭着,看着远方的红色金门大桥在海天一线的云雾之中若隐若现。


“好玩儿吗?”喻文州凑到黄少天耳边,问道。


黄少天转过头来对着喻文州点了点头,眼睛眨了眨,坐的离喻文州更近了一些,两个人的手臂紧紧的贴在一起。


喻文州微微笑了笑,把自己的左手覆在了黄少天的右手上。黄少天注意到了喻文州的小动作,毫不介意反手握住喻文州的手,用自己的大腿轻轻地蹭了蹭喻文州的大腿,眼睛亮亮的说:“我想吻你。“


在异国他乡,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肆意亲昵,没有人会不祝福他们。


喻文州没说什么也没给黄少天其他反应的时间,就直接凑着吻了上去。两个人嘴唇贴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喻文州两只手环着黄少天的腰,黄少天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自己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


等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喻文州凑到黄少天的耳边悄悄的对他说着话。


黄少天花了一点时间反映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识到了之后激动的颤抖,然后开心的把两只手环在喻文州的肩膀上:“现在吗!妈蛋这算什么?私奔?实在是有点突然啊,不知道其他人知道之后会不会把我们烧死,但是我还是好开心!爸妈那边没问题?可能会不满意我们忽然就做了这样的决定!其他人呢?还要办酒席吗?”


喻文州只是笑着看着他没说话。


“这太疯狂了,“黄少天止不住的笑,”不过我就喜欢。“


喻文州也笑,让黄少天靠着肩膀叨叨絮絮思绪却不知不觉飘到了很久以前。


喻文州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


那是一个难忘的炎热夏日。


但是并没有阳光照在帅气的黄少天身上为他镀上一层金边,也没有那回眸一望的眼波流转,有的只有黄少天在他背后大吼:“快点让开!“


黄少天的语气声嘶力竭,喻文州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跳。


然后黄少天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连人带滑板滚进了女厕所。


走廊另一端的训练营前辈们指着黄少天哈哈大笑起来,但是看到黄少天站起来准备找他们算账的时候大家一哄而散。


黄少天龇牙咧嘴的揉着屁股,一只手夹着滑板走了出来,嘴里叨着让这群人不得好死,然后目光落向了差点被殃及牺牲的喻文州。


“额,你没事吧?有没有撞到?“黄少天走到喻文州面前问道,“对不起啊我第一次玩儿,他们说站上去一直不掉下来就好了没想到他们这么不厚道还推我,妈蛋等等我就去教训这帮为老不尊的混蛋。”


“我没事。”喻文州冲眼前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少年微笑道。


“没事就好,”黄少天打量了一下喻文州,“我没见过你啊,新来的?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职业是剑客,你呢?你什么时候来的?本地人吗?要不要我带你去转转?”


喻文州笑着道:“我叫喻文州。“


这个少年,真是热情。这是喻文州对黄少天的第一印象。

 



B.


黄少天手里端着哈根达斯,叼着挖来吃的木片看喻文州带着平光眼镜用手机浏览着网页。


“怎么样?“黄少天说话模糊不清,问道。


“拉斯维加斯是一个结婚的好地方,“喻文州掐了掐鼻梁上架的眼镜,似乎有些不习惯,”手续方便而且不限时间半夜一点都能结婚。“


黄少天顿了顿,本来想问更多不过木片上的冰淇淋还等着被吃。


“怎么样,少天,”喻文州问,“要不要等一天再去?”


黄少天顿了顿,摇摇头:“不要不要,机票买了我们落地刹那就去扯证!“


喻文州大概也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凑上去把他刚刚准备送入嘴的冰淇淋吃掉了。


黄少天还没说完:“其他手续你查清楚了么!地方呢?要不要我们叫个Uber或者出租车,感觉Uber挺好都不贵不过绑定还是我国内的手机啊真是麻烦……”


“没事,就叫出租车吧。“喻文州说,黄少天又从杯子里舀了一勺送到他的嘴里。


两个人回宾馆的路上又讨论了一些细节,买了机票,等回到宾馆喻文州先去洗了澡,黄少天趴在电脑前刷着微博,忽然心血来潮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的第一条微博。


那个时候魏琛和其他前辈经常有空没空带着他或者其他几个比较牛逼的去外面吃好吃的,结果那天吃完之后黄少天在蓝雨厕所蹲到天崩地裂,差点虚脱。


年轻人身体好,第二天黄少天就觉得自己可能没事了,结果训练到一半忽然肚子又开始作响,赶紧申请一下赶去了厕所。


等黄少天从厕所出来洗手,然后看到旁边厕所门也出来一个人,是喻文州。


两个人诡异的看了对方半天,然后同时回头往背后望去,喻文州背后的门上写着男,黄少天背后的门上写着女。


黄少天故作镇定,在已经出了名的手残面前恶狠狠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走错厕所的啊。


喻文州面色似乎淡定,很随意的道:“是啊。”


黄少天:“……”


然后黄少天落荒而逃了,当晚就在微博上三连发,说蓝雨门口的早茶店有毒,蓝雨的厕所有毒,蓝雨的喻文州也有毒啊!!!


现在怎么想怎么都透着股甜蜜呢?黄少天对着电脑傻笑。这时候喻文州已经从浴室走了出来,腰间别着浴巾其他春光要怎么露怎么露。不过黄少天见怪不怪了,把椅子留给了喻文州就去洗澡去了。


喻文州用毛巾擦着头发的时候看黄少天在看什么,看着这三条微博苦笑了一下,当时实在太想笑又不好意思,所以根本没听到黄少天说什么就应了一声,结果似乎从那之后到魏队退役之前黄少天每次见到喻文州都带点敌意。


等黄少天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喻文州已经关了电脑靠在床头玩儿手机。


“这里倒是蛮好水温正好,你的浴巾挂好了没?要不要我帮你挂?你这次带的洗头膏好像要没有了,我们什么时候去买点美国货?顺便好多人都要带东西,也是不嫌烦,“黄少天嘴巴不停,把自己和喻文州搭在椅子上的浴巾挂回了浴室,”话说那些女人真是麻烦,什么那个包那个鞋子,还要专门的牌子,真不知道女人拿那么多包干什么。“


“明天下午的飞机,早上早点起来去金门公园看看吧?“喻文州没有理黄少天的自说自话,调好闹钟把手机放到旁边道。


“好啊好啊,“黄少天爬上喻文州的床,”我靠!队长你手里拿的那个是什么?你在哪里找到的?“


“你猜。“喻文州浮现了一个笑容。

 



C.


结果因为晚上的剧烈运动,去金门公园的计划泡汤了,直接去了机场。


两个人到赌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黄少天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两个州之间的距离不算远,温差还是有的。


喻文州担心的看了他一眼,黄少天示意自己没事之后喻文州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在喻文州一个简短的Church(教堂)之后,出租车司机会意的一踩油门。


黄少天有一个好习惯,叫做上飞机秒睡,绝对不含糊。这会儿还是昏昏欲睡的靠着喻文州的右肩膀。


喻文州一只手环着黄少天的肩膀,另一只手挂在车门上方可以拉得地方,看着窗外。带一点星空的黑夜,稀稀疏疏的路灯,朦朦胧胧的月光。


不知怎么想到了蓝雨获胜的那个夜晚。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


大家都喝得有点晕,喻文州也不例外,四处似乎都响彻着有人叫自己的声音。到后来那些声音全部变成了黄少天的声音,迷迷糊糊的感觉黄少天扭着腰蹭在自己身上想要干一点羞耻的事情,然后感觉黄少天把自己的裤子……


喻文州猛然从半醉半醒中惊醒,还没来得及细想自己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臆想,真正的黄少天此时摇摇晃晃扑到了喻文州身上,凑在他耳边说:


队长,我们是冠军!


然后自己咯咯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吐了自己和喻文州一身。


无奈已经清醒的喻文州把黄少天拉回了自己的宿舍,然后把黄少天洗干净之后丢到了自己的床上,自己在他旁边收拾好也睡了。


第二天黄少天起来显然是误会了什么,别别扭扭脸红的亲了喻文州一下,喻文州没有解释也没有拒绝,两个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直到现在黄少天都以为自己的贞操在那晚不见的。


想到这个事的喻文州差点笑出声,赶紧晃晃脑袋把回忆赶走,注意力集中在窗外。在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所宏伟的教堂。黄少天这个时候也已经清醒了,坐正了身体眼睛瞪得很大的看着前面的教堂。出租车司机把两个人放下来的时候,两个人大眼瞪着小眼看着前面黑漆漆的教堂。


“这特么……我们是上了黑车吧?这教堂怎么看起来有毒啊?我们要不要进去啊?进去了会不会就出不来了?”


喻文州牵住了黄少天的手,淡定的道:“先去看看再说。”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跟着他一起上前。


结果门口的一个门卫一样的人把他们拦住了,非常警惕的问他们要干什么。


喻文州安慰的冲黄少天笑了一笑,然后跟那个守门人说他们想要结婚,守门人听懂之后,然后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他说什么?”黄少天迷茫的问。


“额……”喻文州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好像是说需要一个证婚人?”


“证婚人??”黄少天一脸不解,“需要我们认识的人吗?还是说需要教父?或者说随便拉个路人来?话说这位看门大哥不能当吗?”


喻文州又问了一下,守门人说他不承包证婚。


“我去!这真的是逼我们在路上拉个路人吗?“黄少天咆哮。


喻文州转过脸去问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他说那样也可以。”


于是两个人凄惨的蹲在路边等人路过,不过显然这条街人走的很少。


“我们要不要回到大道去啊?那里人肯定多啊,也比在这里瞎等好,啊啊啊啊说好的闪婚呢怎么那么麻烦。”黄少天絮絮叨叨的,一只手抓着地上的小石子丢着。


“好像来人了!“喻文州眼尖的望着路口,然后站了起来。


“太棒了!“黄少天也跟着站了起来,欢呼道。


然后两个人同时石化了。


“我的爱人,“黄少天用手捂住了眼睛,”我们结个婚而已真的要这么凶残吗?“


“……我倒是不介意……“


“快去快去!”黄少天推了喻文州的背后一把,看着喻文州走向了——米老鼠。


喻文州把自己的需求告诉了米老鼠,米老鼠先生晃了晃脑袋看样子是答应了。

 



D.


斯坦先生今天上的晚班,没想到自己的搭档忘了把仓库的钥匙留给他。这就意味着他穿着这一身卡通的衣服直到回家前都不能脱掉,除非他愿意被人认为是裸奔狂。


他像往常一样走着离家最近的道路,发现教堂门口站着两个人。


斯坦先生的第一反应是遇到打劫的了,他急的都要尿戏服了,穿着这身傻逼装还怎么跑?


等他在走进些,发现是两个亚洲男人,两个人都冲他露出了友好的微笑。其中高一点的那个还走过来希望他能帮一个忙。


于是他穿着米老鼠套装为两个亚洲男人做了证婚人,最后三个人还请守门人拍了一张照。

 



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捧着他们两个的“结婚照”笑的在黄少天的沙发上打滚,“你们不愧是蓝雨的战队的!屌就一个字!结个婚都能让二次元人物给你们证婚哈哈哈哈哈怎么没看到唐老鸭?!”


“你懂什么!”黄少天露出轻蔑的表情,“我们这叫浪漫带着甜蜜甜蜜带着逗比逗比还很中二中二却又不失情怀!你们结婚能这样吗?能吗能吗?”


“我不懂!”张佳乐说,“我也不想懂!”


“不需要你懂,”黄少天拿过了那张“结婚照”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我们懂就可以了。”

 


Fin




PS:完全瞎写,其实还是需要手续的……

评论(1)
热度(161)
© 空山独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