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仙事件薄(王喻/贰)

接上:小魔仙事件薄(王喻/壹)




等我胡汉三重返实验室,不仅王导在,喻先生也在,还有叶导在王导经常坐的沙发上淡定的翻着什么。


说起叶修导师,那是我们隔壁法学院所有人口中的传说。


想当年,他身披一叶之秋马甲,在校园网上留下一夜席卷所有兼职的战绩,搞得隔壁我买手办的兼职也被抢了。


我不服,怎么一个错别字ID可以这么屌,于是我身披学校白大褂,脚踩实验室地板,手拿一箱冬虫夏草恳求我的老师帮我会会他。


于是我的老师用着我给他取得好听的ID王不留行会了会一叶之秋,一来二而去大家居然熟悉了起来,偶尔叶导还会来蹭饭吃。


而且犹记得叶导第一次见黄先生,两个人握手说:

“鄙姓叶,是个律师,你好你好。”

“叶律啊你好你好,我姓黄,是蓝雨警察局的警察。”

“噢噢黄警啊,幸会幸会。”

神tm叶绿黄金,而且我才意识到,说好的干翻他呢,小魔仙你个大屁眼子,还我冬虫夏草。

 



挨个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凑到王导身边准备偷听他们谈命案。


“大概就是这样,”喻先生似乎刚刚给叶导讲了一下大概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叶律师有没有什么想法?”


叶导把尸检报告放在了桌上,语气依然是一贯懒洋洋的样子:“你们没查到其他什么吗?连嫌疑人都没有?“


“最有可能的是被害人的男友,“喻先生道,取出了一张男子的照片,男子梳着平头戴着眼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属于丢在人堆里就找不着的那种,”他们之间发生矛盾很多次了,可是被害人一直不想分手。他五点的时候没有不在场证明,但是九点的时候跟一群朋友在一起唱K,一群人证明他在,除了中间一两分钟去厕所。他说他十一点就回家了,他跟她女朋友不住在一起所以也没在意女朋友没回消息。问他知道她去哪儿了,他只说她说去会一个朋友,男的说被害人含糊其辞最后也没说清楚到底会的谁。“


“听起来就好像故意的不在场证明一样。”王导指出。


“所以我们会觉得尸体的尸检有问题,如果被害人九点还活着那十一点以后再行凶也是可行的。所以觉得他做了什么手脚让尸体的死亡时间提早了几个小时。”喻先生道。


“我们做了很全面的检查,尸体确实是很单纯的一刀毙命。”王导语气平淡的道。


“这样吧,”叶导拿过了白纸和笔开始写道,“为了让思维更清晰,我们应该把疑点和问题列一下然后再整理和推敲有用的信息。”


于是叶导写道:

1. 五点身亡尸体与九点录像出现女人不是一个人 ——嫌疑人不止一个

3. 五点身亡尸体尸检问题实际九点死亡——被害人男友五点无在场证明,为凶手

6. 九点录像不是九点录的,可能为伪造,或者往年录像,实际死亡五点——同上


“1可以否定了,我们做了很多对比,发现是同一个人。”喻先生道。


“五点身亡没有任何的其他的可能,因为尸体状况简单明了。”王导道。


叶导点了点头,然后用笔盖点了点第三条:“这个呢?“


“还在证实,”喻先生道,“主要是录像没有缺失的地方,技术人员分析过没有修改的地方,当然不排除还没有查出来的因素。”


“我觉得你们还得好好看看录像,”叶导道,抬起头来问:“还有其他什么缺失的吗?”


喻先生摇了摇头,叶导看向了我。


我没忍住:“屎一样的排序。“


“呵呵,固化思维要不得啊小兄弟。”叶导露出了看小孩的怜悯眼神。


就当我怒气值上升想要不顾一切跟叶导打一架的时候,王导手点了点纸上空白的地方说:“会不会有这种情况呢,五点和九点出现的,都是同一个女人,”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五点死了之后,九点出现的是尸体。”


他说完之后整个实验室安静凝固了下来,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感觉血压都要被王导吓高了。


“老王你要不要这么吓人,”叶导开口缓解了气氛。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喻警官开口了:“我认可这种可能性。”


“就一个小案子你们越玩越大,”叶导呵呵笑着,咬着烟写下了第四条,然后折好递给喻警官,“拿去查吧,记得告诉我和老王结果。”


“麻烦叶律师王医生了。”喻警官收好纸条,露出了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让人由衷的感受到了笑容下的跃跃欲试和开心,然后走出了实验室。


“行,我也走了,大眼儿谢啦!”叶导拿着一盒茶叶,站起来说。


“不送。”王导道。

 



叶导离开实验室,我扯了个便秘的借口暗搓搓的跟在了叶导的后面。


“跟着我干嘛?”叶导似笑非笑的问。


我见四下没人,贱兮兮的凑上去问叶导:“叶导认识喻警官啊?”


“认识啊,我跟少天熟嘛。他俩是搭档,偶尔一起吃个饭很正常,”叶导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你知道喻警官有喜欢的人,或者女朋友吗?”


“之前见他拒绝过一个,说没时间谈恋爱工作太忙了,”叶导思考了一下道,然后用滑稽的眼光看着我,“你想泡文州啊?”


“你不懂,”终于换我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据我所知全能的叶导在这方面情商很低,身边有个跟随多年的大美女都没拿下来,一定不会想到是王导的,“这是组织最高机密!总之谢谢叶导的指点!”


然后我急着往实验室走去,没听到身后叶导疑惑的道:“难道是老王?”

 



当我回到实验室,王杰希老师正在拿着喷湿气喷着自己新种的万年青。


我进来的时候王导看了我一眼,然后问:“你跟叶修说了什么?”


然后我如同献宝一样把和叶导的谈话告诉了王导,然后说:“师父你有大大的机会哦!”


王导挑眉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把我赶出了实验室。被赶出去之前我清楚的听到他在哼歌,还极其有节奏的喷着喷湿气。


明明我是功臣!!!而且心情那么好为什么还要把我赶出去!!!WHY!!!

 



之后我渡过了一段忙碌的考试周,考完之后我不服气,跑去王导的实验室,王导看都没看我一眼,我只好眼巴巴扒在实验室门上。


这个时候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我回过头去,是喻警官,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不得不说,喻先生是相当的容易令人有好感,走姿端正大长腿,面容清秀气质好,说话尾音苏到死,笑容和气想推倒。再加上工作时间出现在这里穿着警察服,简直活脱脱的行走制服play。


“又被驱逐啦?”喻先生笑道,“看样子王导在里面?”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王导师就从实验室走了出来,看到了我身后的喻警官。


用起点文来描述,大概就是看到他的瞬间眼睛迸发出了异彩,眼神温柔的像酒酿的一样。


当然,王导迸发出的异彩粗细不一样。


不过导师,你果然是个大屁眼子,你还告诉我这不是爱。




评论(15)
热度(186)
© 空山独酌|Powered by LOFTER